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
主办单位:湖北省教育厅
国际刊号:1673-1395
国内刊号:42-1740/C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在线投稿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33272 人次
 
    本刊论文
试论中国与希腊的神话
【摘  要】中国与希腊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国,在其各自的历史发展时期,都涌现出大量的文学精品。而作为其中的神话故事,更是精彩纷纭。文学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并集中地反映生活。本文力图从两国不同风格的神话故事入手,浅析不同的文化底蕴与政治制度对两国文学创作带来的影响。 
【关健词】神话故事作品比较文学 文学创作 

  神话是“在人民幻想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所加工过的自然界和社会形态。”在原始时代,生产力的低下限制了人类的知识水平,在人类同自然(也包括社会在内)作斗争的过程中,不可能了解并掌握自然的规律。在自然的力量面前就显得十分无能。因此.当时的人类就把自然界各种变化的动力都归之于神的意志和权力。他们认为这些变化莫测的现象都有神在指挥着、控制着于是,一切自然力都在他们的心目中被人为的想象所形象化、人格化了。随后,他们又在生产劳动中依照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形象,创造了许多神的故事。 
  中国与希腊都是有着丰富的神话的国家,在人类的童年时代,都面对各种灾害威胁,于是各种与强大力量抗争的神话便创造出来了.下面列举几个中国和希腊的神话为例。 
  1.女娲补天。《淮南子·览冥训》有这样一段记载:“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这个神话反映了往古人类与大自然的一次大的斗争.而且是一次响彻劳动胜利凯歌的记录。在英雄女神女娲的身上,分明概括了人类对自己力量的信心。 
  2.夸父逐日。《山海经》上载:“夸父与日逐走,人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这个故事表现了人民对光明温暖的追求,对勇敢、力量和伟大气魄的歌颂,对死后不忘为人民造福的夸父的赞美。 
  3.鲧禹治水。《中国古代神话故事》的描述是:鲧面对汹涌的洪水敢于斗争,面对淫威显赫的黄帝,也敢于反抗。他不仅偷了黄帝生长不止的神土息壤,而且连黄帝派火神祝融来杀头也不放在眼里。他的尸体三年不腐,有人用刀剖开他的腹部,他便将自己的全部心血和精魂化生出新的一代禹,去争取得到最后的胜利。这个神话体现了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和险恶的社会势力面前,人类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和前仆后继的献身精神、为人民谋幸福的宏大理想、人定胜天的英雄气概。 
  4.普罗米修斯的反抗精神。在《希腊神话故事》中是这样描述的:天地出现之初,并没有人类。普罗米修斯用河水把泥土润湿,再把它照自己的形状捏出来。他从各种动物的心摄取善和恶,让智慧女神雅典娜把灵魂和神圣的呼吸送给这仅仅有着半条生命的生物。再传授给他们各种知识,技术。这一切引起宙斯的嫉恨,因而拒绝给人类完成文明所需的最后一物——火。但普罗米修斯却从太阳神那儿偷到了火,并带给人类。他这样做,遭到了宙斯的报复,被钉在高加索山上,每天忍受被恶鹰啄食肝脏的痛苦。这个神话可以说是以上三个中国神话的综合,不过情节更加丰富,更加深刻地体现了反抗精神。看似巧合,实为身处不同地区的人类,在童年时代面对各种灾害威胁、与各种强大力量抗争的写照,可谓异曲同工。中国和希腊这种表现反抗精神的神话还有很多。中国有为了不使海水逞凶,日日衔木石,以堙东海的精卫——《精卫填海》;为了移走门前两座大山。带领子孙,终日挖山不止,以使大道畅通的愚公——《愚公移山》;为了拯救人类于烈焰与兽害之中.不顾天帝神威,杀其九子,斩尽凶兽的后羿——《后羿射日》;希腊则有为民除害,取狮皮擒牝鹿,杀九头蛇,取得十二项英雄业绩的赫拉克勒斯——《赫拉克勒斯》;为了实现诺言,不畏艰险,机智勇敢,终于割下女妖美杜莎之头的柏修斯——《柏修斯》;不敬勒托,而遭致所有子女被神射杀,最后自己变成整日以泪洗面的大理石的尼俄柏——《尼俄柏》等。 

  这些神话故事都十分曲折奇妙,惊险动人,都体现出了人类面对强大力量而不屈服,敢于起来斗争的精神。但仔细分析中希两国的神话描述,这种斗争精神又有各自的特点。 
  中国神话中的人物,在体现斗争性的同时.还体现一种独立性,他们的斗争不依靠神和英雄以外的神秘力量来帮助。而希腊神话中英雄的斗争往往被一种不可知的、抽象的命运观念所左右。所以鲧治水不是靠命运,愚公搬山也不是靠命运,而是前仆后继、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和献身精神。而普罗术修斯在坚持斗争时,却认为“无论谁,只要他学会承认定数的不可动摇的威力,便必须忍受命运女神所判给的痛苦。”定数就是命运.普罗术修斯靠命运来忍受痛苦,也靠命运来坚定信心,命运使他解脱,也使他同宙斯和解。而《伊利亚特》中阿喀琉斯与赫克托耳之间的战斗.更是直接由命运之神来决定胜负。中希两国的神话都描述了失败,但所体现的精神却有差异。中国神话中的刑天,虽被天帝斩首,但仍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同天帝争斗,丝毫不受命运左右,没有半点失败者的悲哀.呈现一种豪壮的、宁死不屈的大无畏精神。而希腊神话中的俄狄蒲斯,他也处处与命运进行斗争,但命运处处与他作对,最终还是没有摆脱命运之神的安排:杀父娶母,在命运的不可抗拒中,体现一种悲哀的失败。两篇神话都体现了悲壮精神.但刑天的故事是壮大于悲,而俄狄浦斯体现的则是悲大于壮。
  中国的神话主要是反抗自然力量,如女娲炼石补天、精卫以木石填海、夸父持杖追日、愚公移山等。而希腊神话体现的则是反抗非自然力量,如普罗米修斯反抗强权、俄狄蒲斯反抗命运、美狄亚反抗背叛等。同为反抗,中希神话为什么会有如此差异?笔者认为,中国的神话主要反映的是氏族社会。当时生产力不发达,社会主要矛盾是人的群体与自然之间的矛盾.所以神话大多反映的是人与自然的斗争,如《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即使出现社会斗争也是部落问战争,因为与自然抗争,个体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中国神话都体现出一种群体意识,显得很有气势。而希腊神话则主要反映的是私有制出现的氏族社会末期和奴隶社会。当时,生产力已经发展,主要矛盾已不是人与自然的斗争,而是社会内部的斗争,很多神话都体现了当时的阶级分化。如在俄林波斯神统时期,有神、半神,而人在现实中的原型就是奴隶主、平民和奴隶。《普罗米修斯》所体现的就是新兴的奴隶主与守旧奴隶对奴隶主的反抗。而在《尼俄利亚特》中神的庇护下的阿喀琉斯与赫克托耳之战,体现的则是由奴隶主主持、奴隶闻的一场角斗。而且,希腊神话具有强烈的个性色彩,几乎每一个主人公都用大段的内心独白来体现个性特征。这是因为,在已出现阶级的社会中,人的存在主要靠个体体现,即使在群体中,也是以共同利益或目标而组合,这样才让私有制的存在变为可能。 
  我们还可以从神话主题的角度来探讨。中国神话主要反映的是生产力低下、几乎没有剩余产品的氏族社会,所以主题始终围绕着劳动。而希腊神话主要反映的则是生产力发展、已出现剩余产品的氏族社会后期和奴隶社会,所以除了反映劳动主题外,还有明显的追求物质享受的痕迹。譬如在双方对太阳神的描述中,中国神话里的东君住在扶桑树上,以青云为衣,以白霓为裳,乘坐在太阳车上,插着云彩做的旗子,像蛇一样透迤飘扬。东君威风凛凛地站在车上,手举长矢,追射天狼;而希腊神话里的阿波罗住在豪华的宫殿里,发光的圆柱,镶着灿烂的黄金和火红的宝石。飞檐是眩目的象牙。阿波罗身披紫袍,坐在饰以无比美丽的翡翠的宝座上。他的太阳车的车辕、车轴和轮边全是金的,辐条是银的。辔头闪射着榄橄石和各种宝石的光辉。对以上两国的太阳神描述进行比较,希腊的阿波罗像一个打扮得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举目所见。尽是珍珠翡翠、黄金白银,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富贵气派和希腊人当时追求物质享受的社会心理:中国的东君则像一个充满生气的乡野村妇,住的树,穿的霓,饰的云,用的矢,都是简陋朴素的自然物,处处显露出中国古人勤劳俭仆的可爱品质。 
  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神话中的神,偏重于神采,具有崇高的精神境界,最后逐渐成为人们膜拜的道德偶像,成为后来封建社会统治者控制人民的工具。而希腊神话中的神,偏重于神形,富有生活情趣,后来成为欧洲文艺复兴中寻求人性解放的有力佐证。即使是时过数千年的现在,中国人与希腊人对“神一样的生活”这句话的理解仍然大不相同,国人的理解是悠闲,而希腊人的理解则是享乐。 
  与希腊比较,中国在奴隶社会时期,神话作品相对较少。笔者认为这是由于两国在奴隶社会政治制度的差异造成的。古希腊奴隶社会推行的是一种比较民主的制度——城邦制度,而且有大量没有人生束缚的市民存在,因而有大量人才在相对开明的政治空气下从事各种创作;而中国自从奴隶社会开始.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专制政度,当时的平民阶层少之甚少,而且不是跻身于奴隶主,就是沦为奴隶。再加上最高统治者对奴隶主也在政治、思想各方面进行了控制,奴隶主最多只能“道路以目”,创作无从谈起。至于奴隶,只能发出“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之”的悲愤呐喊。政治的桎梏,阶级矛盾的激化,是中国神话在奴隶社会几近消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1《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编辑部  (权威发表网)   苏ICP备12048821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