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
主办单位:湖北省教育厅
国际刊号:1673-1395
国内刊号:42-1740/C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在线投稿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33257 人次
 
    本刊论文
神话剧中的仙人形象解析
 摘要:本文以近期热播的神话剧为分析对象,分析神话剧中出现的仙人形象,对其进行分类,并从文化传统、心理因素、美学意蕴等多方面对其进行解析。
  关键词:神话剧仙人形象解析
  今年,各大电视台掀起了播放神话剧的热潮。前有央视播出的《妈祖》《仙女湖》,近期又有正在热播之中的《画皮之真爱无悔》《天天有喜》,可以说2013年神话剧的播放热度一直不减,受到了电视台与观众的青睐,成为电视播放节目的热门。
  从神话剧的热播中,我们观察到,神话剧已经成为了电视剧中的一大主题,形成了一种类型,有了自己的惯有模式。例如仙魔之争,异类(仙、魔、妖均属此类)与人类的恋情,等等。本文暂且不讨论神话剧形成热潮的原因、神话剧的模式,而是着重于关注神话剧中的仙人形象。
  一、神话剧中的仙人类型
  事实上,神话剧中出现的异类是多种多样的,如前文所说,包括仙人、魔道、妖精等。魔道常常与仙人同时出现,而妖精则较为古灵精怪,相较之下,仙人可说是神话剧中的一大亮点,国人受仙侠文化的影响,对仙风道骨、衣袂飘飘的仙人怀有敬仰憧憬的心理,因此也就不怪许多神话剧中都会添加仙人角色了。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神话剧的热播,仙人形象也不再像过去那么单一,而是有了更多的类型。笔者暂且粗略地将这些仙人分为三种类型:
  (一)传统仙人类型。这类仙人即是我们所熟悉的仙侠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因而当他们出现在银幕上时,能给我们带来极大的熟悉感和认同感。这类仙人在我们的印象中根深蒂固,拥有不俗的外表、高超的法力。然而他们却大多是慈悲而又冷漠的,高高在上,高深莫测,超脱于芸芸众生之上,在轮回之外冷眼旁观。正如庄子在《逍遥游》中所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1]总之,传统的仙人类型即是唯美而又超脱的,他们与人世间始终隔着一定距离。
  (二)尘世型仙人。这类仙人并不是指神仙志异中游戏红尘的仙人,因为他们虽然身在红尘之中,心却在红尘之外,一如传说中东方朔、张果老这一类仙人。本文所论及的尘世型仙人,是当代的产物。与其说他们是仙人,不如说他们是拥有法力、神通的凡人。他们同样拥有七情六欲、爱恨情仇,甚至有许多当代人的思想、气质。除了拥有法力,他们与凡夫俗子没有区别。他们与俗世没有隔阂,相反,他们是融合在尘世之中的,他们不再高高在上,而是俗世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为了商业利益,迎合观众的需求,有的神话据中还出现了娱乐大众的仙人。这类仙人不仅没有仙气,甚至还如小丑一般逗人发笑,这便完全是以滑稽娱乐为目的了。这类仙人,有《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太白金星、《活佛济公》里的济公、《天天有喜》里的兔儿神。这类完全颠覆传统仙人形象的尘世型仙人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代表着一种审美的转向。
  (三)仙凡转换型。事实上,这种类型是在前两种类型之间波动的。第一、第二种类型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一端是仙境,一端是凡尘,而第三类仙人类型则是在由仙到凡或由凡到仙的渐变过程中产生的。即或是由凡人变成仙人,渐渐超脱俗世、摆脱七情六欲的蜕变过程,一如央视播放的神话剧《妈祖》中的妈祖娘娘;或是相反,由仙人变作凡人的过程,即世俗化的过程,这类例子最多的便是仙人思凡,例如之前央视热播的《仙女湖》中的七仙女小七,便是由不染凡尘的单纯的小仙子蜕变成一个懂得爱情、亲情、友情的有血有肉的凡人。总之,第三类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常态,而是一个变化的过程,因此这类仙人形象便是处于变动之中的。
  二、影视媒体对仙人形象的影响
  那么相比过去神话传说中的仙人形象,影视剧中的仙人形象又有什么不同呢?或者说,影视媒体对仙人形象有什么影响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一如弗朗茨·维弗尔所说:"电影尚未认识到其真正意义与它的真正可能性……即唯有它能够以自然的手段、以无可匹敌的说服力表达所有精灵般的、奇妙的非自然的事物。"[2]这番话揭示了影视媒体对非现实题材(例如神话传说)的巨大影响力。在过去,书籍运用的语言文字唤起了我们丰富的联想,然而即使文字如何刻画入微,所反映的内容也只能在我们的想象中存在。神话、传说、科幻、玄幻,一切非现实的事物,在过去仅存在于文学的国度与人类的想象之中,站在冰冷现实的另一端。尽管我们对这些事物心醉神迷,却同时也清醒地意识到,它们是虚构的,不可能出现在我们生活的现实之中的。然而影视媒体却能将这神秘的疆域转化为我们眼睛能看到、耳朵能听到的东西,通过拍摄、剪辑、特效,以及后台的各种制作,将从前人们只有在最深的梦里、在想象的王国中才能见到的瑰丽景象,变为了"现实"。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神仙、精怪、超人,这些非现实的事物以异常逼真的形式出现在荧幕上,呈现在我们面前。而人类正是凭借感觉尤其是视觉、听觉来感知世界的,因此影视媒体给我们带来的感受,便极为接近"真实"了。尤其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3D影像已经出现,图像更加逼真,人类创造出全息仿真的画面、声音,想必也不是梦想,到那时,"真实"与"虚幻"的界限必然会被进一步打破。届时,只要我们能够想到的,技术就能够将它转化为"现实",让我们置身其中。
  由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影视媒体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将我们心中憧憬的仙人形象,转化为我们切实可感的具体的视听形象,给予了观众以与文字不同的冲击力。而且,生动具体的画面还容易引起人的视觉无意识。弗洛伊德提出人有心理无意识,但事实上,人还拥有视觉无意识。所以我们也就不会奇怪,为什么有些影视剧的剧情平淡,我们虽不感兴趣,但却有可能会被其中某个场景触动心弦,久久不能忘怀。这便是视觉无意识在发挥作用。而由于民族文化的影响,仙人本来就在我们心中打下了烙印,当神话剧刻意营造出的仙人形象出现在屏幕上时,便更容易触动我们的视觉无意识。借助影视媒体,仙人形象给予了我们更直观的冲击力。
  三、仙人类型的比较分析结合以上分析,仙人类型大致可以分为三类,而影视媒体可以让这些形象更具有冲击力。这些仙人类型有它们自身不同的价值与审美倾向,需要我们进一步加以分析。
  这三类仙人类型中,第三类相当于是第一、第二类的变体,而且处于变动之中,相比之下,前两类仙人类型较为稳定,因此本文将着重对前两类仙人进行分析。为便于分析,本文将结合具体的神话剧《画皮之真爱无悔》与《天天有喜》来加以解析。
  《画皮之真爱无悔》里的浮生显然吻合第一类传统仙人的特征,作为在《画皮2》中唯一出现的仙人,浮生的外形、气质塑造得俊美肃穆,在追捕小唯之前一直幽居深山,静赏花开花落,独自吹箫赏景。这一切都符合了我们文化传统中烙印的遗世独立的超脱仙人形象,令人向往。
  从他所蕴含的审美意味来说,则是偏向于距离说。如浮生一般的传统仙人类型,虽然让人觉得美丽而令人神往,但这种高高在上的美,始终与尘世有段距离。浮生在追捕小唯时虽然步入了红尘,但他并没有频繁出现,只是在关键时候才悄然出现,事后即飘然而去。直到最后,他终究与小唯复回深山修炼。浮生始终是超脱的。他始终与我们有一段距离。无论看上去离我们多近,他终究不能被占有。这样的美,一如康德所说,它并不与我们的利害相关联,也不以占有为目的,因而它是超脱的、非功利的美。
  此外,浮生一类仙人所代表的美,是神圣的,也就是说,在赏心悦目之外,他还具有膜拜价值。他所唤起的观众情感,除了欣赏之外,还有尊崇、敬畏。这大概与人们潜意识中对神佛的尊崇膜拜心理有关。从这个角度来说,浮生形象的塑造尽管添加了许多现代元素以使观众更乐于接受,但他总体还是符合人们对传统仙人的认知的,他始终是居高临下,居于神坛俯视苍生的仙人--虽然他对狐妖小唯的深情柔和了他的形象,使得他有别于传统仙人的单一,更加有血有肉,但是距离始终存在,这种超脱与高高在上的感觉与他对小唯的一往情深却求而不得形成激烈的矛盾,反而让这个形象更有吸引力。
  与之相反,《天天有喜》代表的是另一种审美倾向。这出神话剧中的神仙们,充满着浓厚的红尘气息,甚至是滑稽可笑的,他们失去了传统仙人那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或者说,他们是零距离的,世俗化的。因此,他们也不可避免的与利害相关。他们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即是娱乐观众,也就是说,他们是出于娱乐的目的创造的,更侧重人物的商业价值、娱乐价值。他们不再高踞于神坛,相反,他们为我们服务,迎合我们的喜好,只为逗我们一笑。他们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唾手可得。
  四、对仙人形象的展望
  从上文分析,我们发现,若仅是注重仙人形象的膜拜欣赏价值,人物形象未免单一空白,显得太过薄弱;若仅是注重仙人形象的消遣娱乐价值,又太过缺乏内蕴,且丧失了传统文化中仙人形象的神圣感,违背了人们的期待视野。虽然在当今的大众文化中,尤其是影视文化中,对商业消遣娱乐价值的重视已经成为主流,但是这种文化现象仍是值得我们反思的。过于侧重消遣娱乐价值,会造成审美的零距离,充斥太多利害的念头,且这样唤起的感觉是不长久的。尤其对于仙人形象来说,从角色的特殊性来说,就蕴含着一种超脱的元素。因此,如何将这种超脱性与当代元素结合,乃至与娱乐价值更好结合,才是当下盛行的神话剧中的仙人形象该走的道路。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1《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编辑部  (权威发表网)   苏ICP备12048821号-1   --